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公的博客

三思堂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明?吕坤《刑 戒》  

2013-08-28 13:20:30|  分类: 文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刑 戒》

明?吕坤

 

吕坤(15361618年),字叔简,又字心吾、新吾,自号抱独居土。河南宁陵(今商丘)人。万历二年(1574),三十九岁中进士,初为裹垣知县,因政绩卓著,调大同,征授户部主事,历郎中。迁山东参政、山西按察使、陕西右布政使。擢右佥都御史,巡抚山西三年,召为左佥都御史。历任刑部左、右侍郎。去世后,追赠刑部尚书。

叔简为官,颇有政绩,刚直不阿,清正廉洁,深受士民爱戴。历山东参政时,“祟文教,恤孤寡,伸武备,禁邪党,立社学,创冬生院以恤残疾。”有奸人借朝泰山之机,装神弄鬼,诈人财物,多致殒命。吕坤严惩恶人,杜绝奸人残害黎民。巡抚山西时,著有《实政录》,被仕宦奉为楷模。吕坤爱流民如子弟,视贪官若仇人,他与沈鲤、郭正域被誉为明万历年间天下“三大贤”

吕新吾是明朝著名学者,《吕坤全集》是文化典籍整理中的原创性文集。他的主要作品除了《实政录》,还有《夜气铭》、《招良心诗》、《去伪斋集》等十余种,内容涉及政治、经济、刑法、军事、水利、教育、音韵、医学各个方面。他的散文札记《呻吟语》至今受人推崇,在日本颇有影响。

 

于公按中华三千年文明史,也是刑讯逼供,屈打成招,草菅人命的野蛮史。自古以来,官贵民贱,且不说残忍暴虐的种种极刑,就是棍棒加身的审判方式,一刻也没停止过。小民因诉讼进入衙门,几乎没有不挨打的。封建社会野蛮司法的余毒流传至今,为人诟病。各地强制拆迁,城管执法,致死人命的案件屡屡发生;严刑拷打,含冤招供,造成误杀误判的冤假错案时时曝光。古话说:“刑官无后,不可不慎也。”不论什么朝代,不讲天理良心,无端害人性命,总是要遭天谴的。400年前,吕坤在司法部常务副部长任上,写的《刑戒》条例,不仅是那个年代诉讼审理活动中使用刑罚的指导文件,对今天的司法执法人员也同样具有借鉴意义。

清朝乾隆年间的东阁大学士兼工部尚书陈宏谋曾这样评价:“吕公为政,尚清明,不尚姑息。今观其《刑戒》,委屈爱惜,无微不至。以此见用刑时,其心思息息与民命相关者也。夫于当刑者尚有所戒,而唯恐或伤之,况其不当刑而刑,其戕人生命,上干天和也。可胜言哉!有司官时时省览此戒,庶无愧于祥刑。”

 

【原 文】

 

五不打

老不打。血气已衰,打必致命。

幼不打。血气未全,打必致命。且老幼不考讯,已载律文。

病不打。血气未平复,打则病剧必死。

衣食不继不打。如乞儿穷汉,饥寒切身,打后无人将养,必死。

人打我不打。或与人斗殴而来,或被别官已打。又打,则打死之名,独坐于我。

 

五莫轻打(不要轻易打)

宗室莫轻打。天潢支派,节无名封,亦勿轻打。

官莫轻打。即仓巡驿递阴医等官,亦勿轻打。彼即为官,妻子仆从,相对赧颜,亦多殒命。况其体多脆薄,有司不宜擅刑。

生员莫轻打。干系诸生体面。有事,轻则行学责戒,重则申究如律,彼自无词。

上司差人莫轻打。非恤此辈,投鼠忌器。打虽理直,亦损上司体面。有犯,宜尽书犯状,密申上司,彼自有处。若畏势含忍,又阘茸(tuo rong 卑贱)非体矣。

妇人莫轻打。羞愧轻生,因人耻笑,必自殒命。

 

五勿就打(不要马上就打)

人急勿就打。彼方急迫无聊,打则适速其死。

人忿勿就打。愚民自执己见,方以理直自负,打则其忿愈甚,死亦不服。气逆伤心,易于殒命。宜多方警喻,待其自知理亏,虽打不怨。

人醉勿就打。俗云:“三官避酒客”,沉醉之人,不晓天地,不知礼法,打亦不痛。倘酔语侵官亦失体统,宜暂管押,酒醒惩戒。亦勿置之冷地,寒气入心亦足致命。

人随行远路勿就打。被打之人,若在家,自能将息。远路随行,日逐跋涉辛苦,又要跟上程途,亦多致命,待其回后惩之。

人跑来喘息勿就打。捉拿人犯,从远路跑来,六脉奔腾,喘息未定,即乘怒用刑,血逸攻心,未有不死者,宜待其喘定用刑。

 

 

五且缓打

我怒且缓打。有怒不迁,大贤者事。盛怒之下,刑必失中。待己气平,徐加责布施于怒定之后。详观怒时之刑,未有不过者。

我醉且缓打。酒能令人气爆心粗,刑必不当。即当,人亦有议,当检点强制之。

我病且缓打。病中用刑,多带火性,不惟失之不当,亦恐用刑致怒,人己俱损。

我不见真且缓打。事才入手,未见是非,遽尔用刑。倘细审本情,与刑不对,其曲在乙,已刑甲矣。知甲为直,又复刑乙,不独甲刑为冤。颠倒周章,亦为可笑。

我不能处分且缓打。遇有难处之事,难办之人,必先虑其所终,作何结局,放好用刑。若浮气粗心,先即刑责,倘终难了结,反费区处。曾见有打人后,又陪事人者,只为从前慌张耳。

 

三莫又打

已桚莫又打。语曰:“十指连肝心”,桚(zan 夹妇人手指的刑具)重之人,血方奔心,又复用刑,心慌血入,必致殒命。常见人曾受桚者,每风雨之夕,叫楚不宁,为欺己伤骨乎。嗟乎,均是皮骨,何忍至此?

已夾莫乱打。夹棍重刑,人所难受,四肢血脉,奔逸溃乱,又加刑责,岂有不死?且夹棍不列五刑,岂可轻用?下人以力为食,一受夹棍,终成废疾,绝难趁食,且宜念之。人谓审强盗宜用,余谓强盗因夾招承,此心终放不下。惟多方设法,隔别细审,令其自吐真情,于心斯安。此等刑,终不用可也。

要枷莫又打。先打后枷,屈伸不便,疮溃难调,足以致命。待放枷时,责之未晚。

 

三怜不打

盛寒酷暑怜不打。遇有盛寒酷暑,令人无处躲藏,拥毡围垆,散发振襟,犹不能堪,此时岂宜用刑?盖彼方堕指裂肤,烁筋蒸骨,复被刑责,未有不死者。

佳辰令节怜不打。如元旦冬至,人人喜庆,宜曲体人愿,颐养天和,即有违犯,怜而恕之。

人方伤心怜不打。或新丧父母,丧妻丧子,彼哀泣伤心,正值不幸,再加刑责,鲜不丧生,即有应刑,尚宜姑恕。

 

三应打不打

尊长该打,为与卑幼讼,不打。尝见尊长与卑幼讼,官亦分别曲直用刑,不知卑幼讼尊长,尊长准自首,卑幼问干名犯义。遇有此等,即尊长万分不是,亦宜宽恕,即言语触官,亦不宜用刑。人终以为因卑幼而刑尊长,大关伦理世教。

百姓该打,为与衙门人讼,不打。即衙门人理直,百姓亦宜从宽,否则不惟我有护衙门人之名,后即门人理屈,(百姓)亦不敢告矣。

工段铺行该打,为修私衙,或买办自用物,不打。即其人十分可恶,亦宜恕之,否则人有辞不服,而我之用刑,亦欠光明。

 

三禁打

禁重杖打。五刑轻重,律有定式。大杖一,足当中杖三,小杖五。官之用刑,只见太过,未见太少。若用轻杖,亦不伤生。且我见责之多,怒亦息,而杖可已。

禁从下打。皂隶求索不遂,每重打腿弯,致其断筋而死。或打在一块,同一被刑,痛不可生。而死生有异,则贫富不同耳。贫者何辜,而令其受.此重刑。

禁左贰非刑打。夹棍重刑,不许左贰首领衙私置。即正官亦止备一二副,候不常之用。各衙遇不得已而用,赴堂禀请。盖正官犹有忖量,而左贰首领,将势要送来百姓,私衙任意酷打,替人出气,正官全然不知。凡各衙人犯,令其一一过堂,庶知收敛。

 

 

 

附【吕坤语录】

余行年五十,悟得五不争之味,曰:“不与居积人争富,不与进取人争贵,不与矜饰人争名,不与简傲人争礼节,不与盛气人争是非。”——《呻吟语》

天地之间祸人者,莫如多(注:侈也)。令人易多者,莫如美。美味令人多食,美色令人多欲,美声令人多听,美物令人多贪,美官令人多求,美室令人多居,美田令人多置,美寝令人多逸,美言令人多入,美事令人多恋,美景令人多留,美趣令人多思。皆祸媒也。不美则不令人多,不多则不令人败。予有一室,题之曰:《远美轩》。而匾其中曰:《冷淡》。非不爱美,惧高之及也。——《呻吟语》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