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公的博客

三思堂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世民用人录之七(原创)  

2010-04-24 18:50:54|  分类: 文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劝善惩恶

李世民曾提出用人的一个重要原则:“赏当其劳,无功者自退;罚当其罪,为恶者戒惧;故知赏罚不可轻行,用人弥须慎择。”

他虽然对功劳卓著的大臣倍加宠爱,但也不是放任不管。看到宠臣有过失,有罪责,能够勤于训诫,敢与追究。尉迟敬德玄武门之变后,越来越居功自傲,粗暴无礼。在一次宴会上,他为了争座次,大吵大闹,坐在他下手的太宗堂弟,江夏王李道宗劝解他,竟被他差点打瞎了眼睛,宴会不欢而散。太宗批评敬德:“朕览汉史,见高祖功臣获全者少,及居大位以来,常欲保全功臣,令子孙无绝。然卿居官辄犯宪法,方知韩彭(韩信、彭越,汉高祖的大功臣,俱封王,后被杀)夷戮,非汉祖之愆。国家大事,唯赏与罚,非分之恩,不可数行,勉自修饬,无贻后悔也。”太宗警告敬德,敬德有所检点,先后出任宣州(安徽宣城)刺史、州(陕西富县)、夏州(陕西靖边)都督,为官清正。贞观十七年,致仕回家,不与外人往来。

一般说来,李世民每接到举报信(告发),都会责成有司“案验”,即调查核实。查无实据,不妄加处理,对侯君集就是这样。侯君集早年是秦王府幕僚,在玄武门之变、随李靖进剿吐谷浑、攻占高昌国(新疆吐鲁番)几件大事上有功,曾任兵部尚书,吏部尚书,参知政事,位同宰相,封潞国公。此人居功自傲,骄奢放纵,在攻占高昌国之后,未经朝廷允许,便私自委任地方官员,搜刮金银财宝妇女,喝人奶,养群妾,还放纵部队抢掠,被太宗下狱问罪。经中书侍郎岑文本说情,才未治罪,但侯君集耿耿于怀。此前,太宗曾让李靖教侯君集兵法,侯对太宗说:“靖且反,兵之隐微,不以示臣。”唐太宗问过李靖,李靖说:“方中原无事,臣之所教,足以制四夷,而求尽臣术,此君集欲反耳。”太宗没有表态。贞观十四年,在平定高昌的庆功宴上,江夏王李道宗曾对太宗说:“君集智小言大,举止不伦,以臣观之,必为戎首。”太宗问:“何以知之?”道宗回答:“见其恃有微功,深怀矜伐,耻在房玄龄、李靖之下。虽为吏部尚书,未满其志,非毁时贤,常有不平之语。”唐太宗说:“不可亿度,浪生猜贰。其功勋才用,无所不堪,朕岂惜重位?第未到耳。”贞观十七年二月二十二日,大臣张亮由太子詹事调任洛州(洛阳)都督。侯君集说他受了排挤,策动张亮造反。侯说:“我平一国,还触天子大嗔,何能抑排!”还挽起袖子说:“郁郁不可活,公能反乎?当与公反耳。”张亮把此话告诉了太宗,太宗对张亮说:“卿与君集俱是功臣,君集独以语卿,无人闻见,若以属吏,君集必言无此。两人相证,事未可知。”二十八日,太宗命人将二十四功臣像,按真人大小画在凌烟阁上,侯君集列第十七位。就在这一年四月一日,侯君集和太子李承乾谋反之事被人告发,李世民与侯君集当面质证了证人证言、书证物证,侯只得磕头认罪。太宗本不想杀他,但群臣激愤,一致认为:“君集之罪,天地所不容,请诛之,以明大法。”太宗对侯说:“与公长诀矣,而今而后,但见公遗像耳!”说罢,潸然泪下。四月初六,侯君集伏诛,并没收了全部家产。

右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行为放纵,受人绢帛贿赂,。太宗没有加刑,却在金殿上当着群臣赐他绢帛,别人不理解,太宗说:“彼有人性,得绢之辱,甚于受刑。如不知愧,一禽兽耳,杀之何益!”接着撤了他的职。顺德从此改邪归正,发现下属受贿,严加追究,毫不宽容。他复官任盐州(陕西定边)刺史时,发现前任刺史利用职权侵占良田数十顷,便全部追回,分给贫穷农户。

训诫群臣是李世民的经常性工作。如劝诫颜师古不要贪占,提醒岑文本的弟弟岑文昭不要结党营私等等,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防范于未然,澄清吏治,保全大臣的作用。针对朝廷各部门存在相互攻讦、推诿、扯皮现象,太宗对大臣们说:“国家本置中书、门下以相检察,中书诏敕或有差失,则门下当行驳正。人心所见,互有不同,苟论难往来,务求至当,舍己从人,亦复何伤?比来或护己之短,遂成怨隙;或苟避私怨,知非不正,顺一人之颜情,为兆民之深患,此乃亡国之政也。”他要求大臣能听得进批评意见,像他一样肯于纳谏,曾说:“宜受人谏,不可以己之所欲,恶人违之。苟自不能受谏,安能谏人?” 他告诫大臣不要阿谀顺旨,不要学隋朝的虞世基“谄事炀帝以保富贵”。隋朝贵族宇文士及归顺唐朝后,享有高官厚禄,接着用奉承隋炀帝的办法讨好唐太宗,他发现太宗喜欢一棵树,就跟着连声赞誉,太宗厌恶地说:“魏征常劝我远佞人,我不知佞人为谁,意疑是汝,今果不谬!”吓得士及连连叩头。贞观二年,李世民把宇文士及旧党、当朝官僚辰州刺史裴虔通、莱州刺史牛方裕、绛州刺史薛世良、广州都督长史唐举义、隋武牙郎将元礼,一并除名徙边。

李渊父子攻占长安后,利用隋朝的官僚机构,建立起唐王朝,自然录用了不少隋朝的达官显贵,这些官僚很多是昏庸腐朽的奸佞之徒。李世民即位后,罢免了几位武德年间延用的隋朝高官,司空(三公之一,正一品)裴寂是其中一位。裴不肯退出政治中心,要求留在长安,太宗毫不客气地斥责他:“计公勋庸,安得至此,直以恩泽为群臣第一。武德之际,货贿公行,纪纲紊乱,皆公之由也,但以故旧不忍尽法。得归守坟墓,幸已多矣。”坚持把他赶回了老家。封德彝也是隋朝旧官,在李建成和李世民的斗争中,首鼠两端。贞观初年,任尚书右仆射,太宗几次授以散官,把他架空。他若不是死在贞观元年,恐怕也要被赶回老家。肖虽然支持世民做皇帝,但太宗对他并不满意,也想把他逐出朝廷。有一次,肖发牢骚,说要出家当和尚,太宗马上表示同意。肖一看不好,又说不愿出家,太宗指责他言而无信,下诏:“宜即去朝阙,出牧小藩,可商州(陕西商县)刺史,仍除其封。”清除一些不称职的旧官僚,便于提拔年轻有为的庶族士人进入领导层,有利于巩固李世民的统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5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