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公的博客

三思堂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世民用人录之六(原创)  

2010-04-24 18:46:39|  分类: 文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知人善任

李世民在用人上颇有心计。

首先,他能知人,对大臣的功过长短,个人品性比较了解,能够作出恰当的评价。贞观四年,唐太宗宴请几位宰相,席间对王说:“卿识鉴精通,复善谈论,玄龄以下,卿宜悉加品藻,且自谓与数子何如。”王评论道:“孜孜奉国,知无不为,臣不如玄龄。才兼文武,出将入相,臣不如李靖。敷奏详明,出纳唯允,臣不如温彦博。处繁制剧,众务必举,臣不如戴胄。耻君不及尧舜,以谏诤为己任,臣不如魏征。至于激浊扬清,嫉恶好善,臣于数子,亦有微长。”太宗同意这一评价,各位宰相也很服气。太宗这么做,无非是借王之口肯定几位重臣的长处,使他们感激自己的“知遇之恩”。贞观十八年,太宗还当面品评过长孙无忌等大臣,他说:“长孙无忌善避嫌疑,应物敏速,决断事理,古人不过,而总兵攻战非其所长。……岑文本性质敦厚,文章体赡,而持论恒据经远,自当不负于物。刘洎性最坚贞,有利益,然其意尚然诺,私于朋友。马周见事敏速,性甚贞正,论量人物,直道而言,朕比任使,多能称意。褚遂良学问稍长,性亦坚正,每写忠诚,亲附于朕,譬如飞鸟依人,人自怜之。“他的话意在告诫大臣们要扬长避短,“亲附于朕”。

老臣肖在世民与建成争夺皇权的斗争中,坚定地站在世民一边,在高祖面前说过秦王好话,李世民曾写诗赞扬他:“疾风知劲草,版荡识忠臣”。但肖毛病很多,太宗几次授以要职,又改授散官,养了他几十年。贞观二十二年,太宗死前,肖去世,太常寺给他的谥号曰“肃”,太宗认为肖瑀过于偏激,猜忌心重,改谥为“贞褊(音bian)公”。按照《谥法》解释:“直道不桡曰贞,俭啬无德曰褊,心隘政急曰褊”。用“贞褊”二字评价肖,恰到好处,可见李世民的知人。

其次,李世民用人讲究“德行学识”。他曾对长孙无忌说:“为官择人,唯才是与。苟或不才,虽亲不用,……如其有才,虽仇不弃。”武德九年九月,李世民即位的第二个月,召集大臣论功行赏。房玄龄、杜如晦等五人功居第一。将军丘师利等人不服,挽起袖子,指天画地。李世民的叔叔,当年在天水、武都一带的淮安王李神通也愤愤不平地对太宗说:“臣举兵关西,首应义旗。今房玄龄、杜如晦等专弄刀笔,功居臣上,臣窃不服。”太宗回答:“义旗初举,叔父虽首倡举兵,盖亦自营脱祸。及窦建德吞噬山东,叔父全军覆没;刘黑闼合再余烬,叔父望风败北。玄龄等运筹帷幄,坐安社稷,论功行赏,固宜居叔父之先。叔父,国之至系,朕诚无所爱,但不可以私恩滥与勋臣同耳。”听太宗这样一说,丘师利等人心悦诚服地说:“陛下至公,对淮安王无所私,吾侪何敢不安本分!”那时,亲王府的许多属员都未能升官,很多人发牢骚:“吾属奉事左右,几何年矣。今除官(授官)反出前宫、齐府之后。”太宗的回答是:“王者至公无私,故能服天下之心。朕与卿辈日所衣食,皆取诸民者也。故设官分职,以为民也,当择贤才而用之,岂可以新旧为先后哉?必也新而贤,旧而不肖,安可舍新而取旧乎?”又有人和稀泥,建议太宗让秦王府旧兵都做宿卫武官,太宗说:“朕以天下为家,唯贤是与,岂旧兵之外皆无可信者乎?”李世民君权在握,能够坚持用人唯贤,用人唯才,不肯滥用亲旧,实在难能可贵。

再次,李世民善于用人所长,“弃其所短,用其所长”是他的口头禅。对魏征的做法,体现了他的用人之术。其实,太宗对魏征并非毫无忌恨,他常说:“魏征,王昔在东宫,尽心所事,当时诚亦可恶!”平时,魏征当着群臣给太宗提意见,连他嫁公主,选妃子的事都不放过,惹得太宗很恼火,退朝后忿忿地说:“魏征每廷辱我”,“会当杀死田舍翁”,幸亏长孙皇后盛装礼拜太宗,祝贺他有一位诤臣,才平息了李世民的火气。魏征也不是没有毛病,“不存行迹”,不拘小节,是他的人所共知的缺点。太宗曾找魏征谈过,魏不以为然,说:“若上下俱存行迹,则国之兴丧尚未可知。”魏征死前,太宗曾答应把公主嫁给魏征做儿媳,魏死后,太宗不认账了,还把他亲自给魏征撰写的碑文扔到一边。尽管如此,李世民高明之处在于他始终容忍魏征,一方面知道魏征的谏诤对自己的江山社稷有好处,另一方面他也需要博得纳谏的好名声,魏征名气在外,正好可以利用。他说过:“贞观之后,献纳忠谠,安国利民,犯言直谏,匡朕之违者,唯魏征而已。”“人言魏征举止疏慢,我视之更觉妩媚。”魏征参与朝廷内政,外交,军事,文化各项重大决策,先后提出二百多条意见,多数都被采纳。李世民在魏征面前很谨慎,有一天世民“玩鹰”,把一只鹞子架在胳膊上,见魏征来了,急忙藏在怀中,魏征跟他谈了好长时间,鹞子竟被憋死了。还有一次,太宗想外出游玩,车马仪仗队伍都准备停当,太宗害怕魏征发现会提意见,竟不敢出发。魏征死后,太宗说过一句名言:“夫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知得失。我常保此三镜,以防己过。今魏征殂逝,遂亡一镜矣。”李世民征讨辽东失败后,想起了魏征,叹道:“魏征若在,不使我有是行也。”这才立起了他为魏征写的碑文。

又次,李世民很会用人以情,善于在感情上、心理上笼络人心。李世得了急病,需用须灰配药,太宗就剪下自己的胡须交给太医,把李世感动的磕头流血。太宗还在酒宴上对他说“朕将属以幼孤,思之无越卿者,公往不遗于李密,今岂负于朕哉?”感动得世泪流满面,咬破了手指,喝了个酩酊大醉,太宗脱下衣服盖在世身上。贞观二十三年四月,太宗死前对太子李治说:“李世才智有余,然汝与之无恩,恐不能怀服。我今黜之,若其即行,俟我死,汝于后用为仆射,亲任之。若徘徊观望,当杀之耳。”五月,以同中书门下三品李世为叠州(今甘肃迭部一带)都督。“世受诏,不至家而去。”六月,太宗去世,唐高宗李治即位。九月,以世为左仆射(宰相,正二品)。

李世民作为权力至高无上的君主,总要居高临下,保持威严。太子右庶子(太子的老师)张玄素,曾做过隋朝的刑部令史,是个编外的小办事员。有一次,太宗当着群臣问他“卿在隋何官?”答:“县尉(县公安局长)”;再问:“未为尉时何官?”答:“流外”;又问:“何曹?”玄素的自尊心受到伤害,色如死灰。褚遂良对太宗说:“君能礼其臣,乃能尽其力。玄素虽出寒贱,陛下重其才,擢至三品,翼赞皇储,岂可复对群臣穷其门户,弃宿昔之恩,成一朝之耻,使之郁结于怀,何以责其伏节死义乎?”太宗接受了这一批评,事后说:“朕亦悔此问,卿疏深会我心。”李世民曾问魏征:“群臣上书可采,及召对多失次,何也?”魏征说:“臣观百司奏事,常数日思之,及至上前,三分不能道一。况谏者拂意触忌,非陛下假之辞色,岂敢尽其情哉!”通过这些事,太宗吸取了教训,每次临朝竭力克服傲慢态度,摆出一副和蔼可亲,笑容可掬的样子,让臣下把话讲完。    

贞观年间,有两套歌颂李世民文治武功的歌舞节目,一是颂扬武功的《秦王破阵乐》,后改称《七德舞》;二是赞扬文治的《九功舞》。魏征主张坐天下要用文治,所以每次上演《秦王破阵乐》,他都低头不看。肖曾恭维太宗说:“《七德舞》形容圣功,有所未尽。请写刘武周、薛仁杲、窦建德、王世充等擒获之状。”太宗说:“彼皆一时英雄,今朝廷之臣往往尝北面事之,若睹其故主屈辱之状,能不伤心乎?”胜利的君王能够克制自己的虚荣心,照顾臣子的情感,实属难得。      

李世民对大臣施以恩惠,关心体贴的做法不胜枚举。李靖患有足疾,太宗送他一根灵寿杖。辽东战场上,少数民族将领李思摩伤口感染,太宗亲口为他用嘴吸脓。魏征病危,太宗前去探望,发现他家没有祭祀祖先的地方,便命令停建自己的小殿,把建筑材料送给魏征,五天建成。杜如晦、房玄龄、马周等人病重期间,太宗请名医诊治,每天供应御膳,有时还亲自调药。大臣去世,他把悲伤表现得情真意切,几乎都要停朝、举哀、痛哭、吊唁,长时间念念不忘。他的做法有助于培养大臣的感情,使众臣对自己感恩戴德,不惜肝脑涂地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4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